记 遇到以前的leader

下班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之前部门的leader,聊了一路,没有扯到之前的事情,都是说代码…

在地铁分开之后还是挺感慨的.

第一段职场经历

16年7月入职就去了那个部门,1个月都没怎么写代码,都是闲着自学,然后第二个月视频项目立项,遇到了这位leader,开始了第一个项目-视频播放器.然后第三个月国庆节过后,被末位淘汰.十一月同一起校招入职的兄弟换了部门.至此就很少再见到之前的同事了.

末位淘汰

说实话,末位淘汰我也是认的.毕竟从编码能力上讲,本科毕业,非计算机专业,java自学,android未入门的android的开发工程师还是不太靠谱的.但是从工作敬业的角度,我是不服的,996比同事来的早,跟最晚的同事一起下班,回家后两三点我还会提交代码.

工程师的成长环境

刚被末位淘汰的时候,虽说不上悲伤,自卑,但是影响还是有的,肯定有我的原因.但是后来随着前部门所有校招工程师的离开,我在现在部门的不断学习成长,发现也许问题的主因不在于我.

996的工作环境,人人都忙于自己的需求,我晚上两三点提交代码,也许别人更晚!根本人教你写代码,跟你探讨问题.我的导师,第一个项目leader的leader,客户端老大,只教过我android studio的快捷键,现在想想都觉得可笑.意思并不是为人不行,也不是说不会带新人,而是在这种环境下不会带新人,而那时候的我也不太适合这个环境.

换到新部门的初期,说实话,项目都做完了,就一些小需求.leader通爷安排allen跟我结对编码.刚开始几乎就是抱着allen的大腿写代码,而现在…偶尔还是要抱一下allen大腿的..哈哈哈

新部门初期的几个月,能给时间写代码,写了代码有通爷review,学习了很多,也有了编码自信.说实话,我一直觉得自信是很重要的.

离职前

离职是我导师告诉我的,也就是我leader的leader.我的leader在知道之后,把我拉到办公室,聊了一会,安抚我的情绪,大概说的是,这不是我的问题,不要难过(其实当时我并不难过).还说了一大堆android面试要点.虽然没什么用,还是挺感谢的,现在还记得.

以上.